邱国鹭:成功的投资者,就那么几招(一)

世界的信息呈现爆炸式发展,这个说法一点都不夸张,很多人由此害上焦虑症,总是害怕被时代抛弃,不断奔跑,试图去战胜市场,这不仅容易跑错方向,“引领潮流”也是不能带来更高的投资收益。

如果说创业需要敏锐的市场嗅觉,投资则刚好相反,投资是一件在万千变化中寻找不变的事情。这方面投资人邱国鹭显然是一位高手。

一、正确的理念是成功的基石

1、A股一样可做价值投资;常有人说,在A股作价值投资难,概念股满天飞,好公司没人要,便宜的股票买入后往往变得更便宜。换一个角度看,好公司股价被低估,应该是价值投资者的幸事。A股缺的不是价值,也不缺发现价值的眼睛,缺的是坚守价值的心。其实哪些股票被低估,大家都知道,就是都不买,都在等着做右侧投资。

2、政策不是“王道”;许多人喜欢炒区域或行业政策,其实相关板块的超额受益并不持久。研究一下过去5年涨幅10倍以上的个股,港股、美股的中国互联网公司自不必说,看看工程机械、白色家电、地产、食品饮料等行业的龙头里出的Tenbaggers,即可知好企业是市场里竞争出来的,不是政府补贴出来的。

3、买成长股“不用赶早”;“高、小、新”阶段,百舸争流,群雄混战,不必急着下注,不妨等“战国七雄”产生以后再挑赢家,而且要买最强的诸侯,因为一定是秦国而不是韩国最后一统天下的。等行业格局清晰后再买龙头,往往风险收益比更佳。腾讯、百度几年前就已是不怎么小也不是新寡头了,但是之后股价又翻了多番。

4、小股票的成长性未必高于大股票;对于很多行业来说,行业集中度提高是不可逆转的趋势,而行业集中度的提高意味着行业龙头的市场占有率的提高,也就是说行业老大、老二的增速快于行业中排名靠后的小企业。在这些行业里,低估值、高成长的行业龙头的投资价值就远高于行业内的小股票。

5、赌石不如买玉;买黑马股的人,有点像赌石:买块不起眼的石头,期待能开出块好玉来。去年的情形是太多的人争着去赌石,玉没人买,结果是石头的价格被炒得跟玉的价格很接近:有些还不怎么盈利的黑马股的市值已到了两三百亿,而寡头行业龙头的白马股的市值也不过五六百亿。这时候,我宁可买玉。

6、骑白马赛过骑黑马;去年白马股受冷遇,黑马股受追捧,二者的估值差已近十年高点。其实,白马股在品牌、渠道、成本和管理等方面的竞争力远优于黑马股。放着低价白马股不买,偏买高价黑马股,梦想黑马能成长为下一个白马,这岂不是骑驴找驴,骑马找马?某券商策略分析师说的好:能在地上捡苹果,何必上树摘葡萄。

二、选择好行业,成功一大半

格雷厄姆投资时特别强调低估值,有人批评为捡烟屁股,不过考虑到他所处的大萧条时代就不难理解这一选择。当大多数人买不起面包时,品牌、成长性、定价权只能是空话。当时很多股票的市值低于其流动资产减去负债,这种背景下强调买绝对便宜的股票是正理。每个成功者的投资理念往往带有时代的烙印。

作为一位投资经理,要战胜市场、战胜同业,必须具备三个要素:一个是独立性,一个是前瞻性,一个是大局观。

过去十多年,我遵循这些原则做价值投资,比较喜欢逆向思维。很多时候我的想法和投资思路会与其他人不同----随大流可能不会跑输市场或同业,但不能获得超额收益。

行业配置才是投资成败的关键。“从过去的经验来看,领跑的行业和垫底的行业板块表现天差地别。我们对许多基金的长期历史业绩做了归因分析,得出的结论也是:投资业绩差异最主要的决定因素在于行业配置。

对不同的行业,是超配、标配还是低配,应该依赖深入的研究、根据自己对该行业的把握程度来决定配置偏离的程度。“只有在很有把握、明确看好或看空时才能大幅超配或低配,而在自己没有观点的时候,不妨采取跟随策略,保持标配。”

行业配置是如此重要,但如何判断不同行业的投资价值?

要综合考虑行业自身的因素和估值的高低——好行业如果估值过高,就不能成为好的投资标的;不那么好的行业,如果估值超低,也可能会成为好的投资对象。

“就好比有一辆奔驰和一辆夏利,如果本来只值100万元的奔驰,售价是200万元,而本来值4万元的夏利,只需要2万元就能买到,那你是买奔驰呢还是买夏利?我觉得半价买夏利会是个好投资,而双倍价钱买奔驰就不是好投资。选择投资某个行业、某只股票也是这样——好的投资还是坏的投资,都是相对于投资对象的估值而言的。”

历史事实证明,没有绝对的好行业和坏行业,只要有超预期的东西出现,投资就能获得超额收益。

“我们统计了过去十年的数据,总结出什么行业在什么时间段内跑得最好,通过这种方式把每个行业的特性弄清楚。最后确定对不同行业采取长期持有的策略还是波段操作的策略。同时,我们建立了一套系统的行业估值比较体系,在行业被严重低估时买入,在行业被严重高估时卖出,从而获取超额收益。”

如何判断验证高估?可以通过反向指标。券商策略会时,常常会有不同行业的分会场。各分会场的听众人数,有时会是投资价值的反向指标。某券商策略会上,隔壁的分会场挤得水泄不通,工程机械分会场里,台下的听众还不如台上的上市公司董秘多。大家都挤在树上摘葡萄时,也许就是在地上捡苹果的时候了。

互联网泡沫顶峰时,美国通用电气公司宣称自己是互联网企业(理由是他们拥有全球最大的B2B平台)。数月前,一家我很尊敬的投资品龙头公司也对我说他们属于大消费概念(理由是某消费品行业一半的原材料由其供应)。当其他行业的龙头公司想“移民”到某行业时,往往该行业股价已近顶部。

有些投资者喜欢把投资和消费对立起来,仿佛促消费就得压投资。过去20年是以投资促出口,今后20年将是以投资促消费阶段,保障房、城镇化和产业转移就是投资为消费服务的体现。特别是在中西部,如果不增投资,不提高中西部的人均资本存量和就业机会,那么,提高中西部的消费就没有基础。

从近期的年度业绩快报看,工程机械、家电、银行等低估值蓝筹股的业绩大多超预期,反而是部分高估值中小盘股业绩低于预期。看空的,要小心高估值股业绩低于预期时的戴维斯双杀(盈利预测和估值倍数双下调)的可能性;看多的,可关注低估值白马股业绩超预期时的戴维斯双升的可能性。

历史表明,低估值价值股相对于高估值成长股的超额收益,常出现在季报公布前后,因为市场对高估值成长股的业绩预期往往太高,因此季报容易失望;相反,市场对低估值价值股的业绩预期往往太低,因此季报容易超预期。近期业绩快报也凸现了这种预期差,直接推动了市场风格转换到低估值白马行情。

最后,好行业有6个标准。

1、合理的估值;

2、利润增长超预期;

3、要有核心竞争力和较高的门槛;

4、朝阳行业;

5、行业集中度高;

6、要有短期催化剂

三、选好股票是投资人的基本功

关于选股,邱国鹭认为有三要素:

  • 估值,好公司贵了就不是好股票;
  • 品质,便宜公司的基本面持续恶化就是价值陷阱,须分析品牌、渠道、成本、团队、机制、行业竞争格局、成长性等;
  • 时机,便宜的好公司没有催化剂时也不涨。

三者中,第一个最简单,可自学,第二个较专业,最好有人教,第三个靠悟,谁都可以学,但没人可以教。

关于催化剂,邱国鹭认为有这些:

  1. 盈利大超预期;
  2. 高管或大股东增持;
  3. 跌不动时(坏消息出来股价不跌甚至上涨);
  4. 基本面拐点;
  5. 新订单、新技术突破、新产品、新管理层;
  6. 券商研究员出深度报告或提高评级;
  7. 融资需求(定增、发H股);
  8. 股权激励;
  9. 政策出台;
  10. 高送配。
  11. 竞争对手因突发事件歇菜;
  12. 海外同板块公司飙升;
  13. 流通股东中机构投资者和超级大户终于出去了;
  14. 项目达产;
  15. 开拓新市场;
  16. 参股公司上市;
  17. 深藏不露非仙即圣,底部拉起持续放量。

显然在“邱国鹭”的严重,投资者需要考虑的催化剂除了基本面,还有市场和技术指标方面的影响。

选股三要素中,时机最难把握。

基金经理为专业人士,为短期排名压力而选时,可以理解。对于大多数人来说,也许没必要选时。找到低估值高品质的公司,就拿着、扛着、熬着,只要没踩到价值陷阱,赚钱只是时间问题。这是一个蠢办法,但《美国士兵守则》说的好,若一个蠢办法有效,那它就不蠢。

关于《美国士兵守则》,邱国鹭认为还有五条可以让投资人受益匪浅:

  1. 你不是超人——没关系,大家都不是;若一个蠢办法有效,那它就不蠢——价值投资;
  2. 别太显眼,你将是攻击目标;别和比你胆大的战友躲在同一个散兵坑——小心卖方研究员的推荐;
  3. 重要的事总是简单——先别亏钱;所有5秒的手榴弹引线都会在3秒内烧完——注意安全边际;
  4. 好走的路总布满地雷——逆向投资;曳光弹能帮你找到敌人也能帮敌人找到你;
  5. 当防守严密到敌人攻不进时,你自己可能也打不出去……

#投资大咖 @vicoaching @价值投资交流社区